收藏|客服熱線:4006-551-335 [登陸][免費注冊]

banner

瀏覽歷史

當前位置: 首頁>奢侈品資訊>奢侈品動態> 廣州白云皮具城成海外代購大本營,老外買回國當真貨賣!
廣州白云皮具城成海外代購大本營,老外買回國當真貨賣!
發布時間:2019-06-21 來源:米蘭站  

廣州皮具城假貨產業由來已有,一直無法揭掉“A貨集散地”的標簽,如今這里已經成為制假售價的窩點,海外代購的大本營。據《界面新聞》21日報道,記者通過暗訪因侯耀華買假包而大火的廣州白云皮具城,目睹了這里制假、造假、賣假的一條龍服務。這里的假貨包括LVGucci等一線奢侈品牌包,主要被做海外代購或平臺銷售的客戶以批發形式購買。賣貨、包裝、物流、假海外單據等做海外代購和微商的“工具”在這里一應俱全。

從假包、假海外小票到假國際物流,如今在廣州白云皮具城,造假一條龍服務應有盡有。

廣州白云世界皮具城對面的破舊民宅里,隱藏著著名的假包市場,要通過四五道關卡才能進入。

看到有車靠近,原本蹲在路邊聊天的張克(化名),將煙頭摔在地上,一個箭步沖過去,將其他人甩在身后。

張克將頭湊近車窗,塞進一張卡片,上面用中英文寫著“專營原版高端奢侈品包包、手表……”,卡片上愛馬仕、LV、香奈兒的LOGO格外顯眼。

“老板找停車位嗎?跟著我。”這位廣州白云皮具城的拉客仔轉身跑在車前,嫻熟地將車指引到一個空位里。

車還未熄火,他又接著介紹:“買包還是手表?現在商場里面不能賣,跟我來吧,我們有倉庫。”

臨近年關,廣州白云世界皮具貿易城的柜臺生意冷清,慕名前來的客人被拉客仔悄悄帶到皮具城側面的一個破舊小區內。拉客仔用目光及暗號通過三四道關后,鐵閘門內出現的是一個“奢侈品大甩賣的大集市”。

你可以做海外代購、或者其他平臺賣,這里的LV和正品一樣。這款專柜19700元的LV手袋,我們這只要800元。”店家毫不避諱地說,這里的包以假亂真,普通人根本看不出來,專柜也不提供查驗,大部分宣稱海外代購者都來此選貨。從假包、假海外小票到假國際物流,如今的造假一條龍服務應有盡有,客人不用囤貨,聯系拉客仔可以網上下單。

因為假冒的“服飾箱包”可以以假亂真,廣州白云皮具城近年來在業內名氣很大。而讓廣州白云皮具城更為名聲大噪的是相聲演員侯耀華和他的那個所謂的“女徒弟”。

2017年12月初,侯耀華在廣州白云皮具城給女“徒弟”、演員金娜買了一款專柜價8萬元的香奈兒限量版“原子彈頭”手提包。尷尬的是,女徒弟在微博曬包,師傅跟店家的合影也被網友扒了出來。

2017年12月16日,公安部部署開展為期兩個月的打假專項“春雷行動”,假冒的“服飾箱包”就是重點領域。近日,記者暗訪發現,整個白云皮具城的戒備非常森嚴。

白云皮具城位于廣州市白云區解放北路,有著15年的經營歷史。資料顯示,中心經營面積可達16000余平方米,其中1到4層是商鋪,5到11層為展貿式寫字樓。皮具城周邊商用的民宅一直是商家們的臨時倉庫。

1到4層的商鋪多為小品牌的零售,真正的大生意則在5到11層的寫字樓里。即使是在白天,這些房間也幾乎都大門緊閉,門外還經常有人坐在凳子上放風。

一位熟知皮具城內部情況的人士向記者透露,如果想進去,就要通過外面攬客的人帶,看守的人在門外確定是自己人之后,才會放進,這一切都是為了躲避突擊檢查。記者嘗試自己前往此前去過的門店,均被外面的人給擋了回來,說里面沒有賣包的。

2017年3月份,阿梅(化名)從佛山的工廠辭職來到這里,主要的工作就是去外面攬客,再將他們帶到“門店”里,她戲稱自己的工種叫做“小蜜蜂”,也叫拉客仔。

她說所有的“小蜜蜂”都互相認識:“基本都是潮汕老鄉。每個人都指定帶看幾家店,工資也是這些店一起發。”

由于那些賣高仿皮包的門店大都比較隱蔽,平常也都不開門,如果沒有人帶,既找不到也進不去。

阿梅穿著普通,染著黃發,但是斜跨著的小包卻異常亮眼。

那是一款LV經典的女包,官網售價9000元左右。她向記者介紹,這個小包是老板娘送的,批發價不到一百塊,和她一起做“小蜜蜂”的同事,幾乎都有類似的高仿lv

阿梅將記者帶到皮具城的11樓,在一間沒有門牌號的房間外停下。門口有名男子正低頭玩著手機。阿梅向他使了個眼神,再抬頭看了看門梁上的監控攝像頭,男子起身把門拉開。

“過年了,查得緊,一切都要謹慎”,阿梅解釋說,“去年年底侯耀華的那個新聞,讓我們在全國人民面前出了名,現在更加小心了。”

大門將屋子內外隔絕,與外面冷清的樓道不同,里面一片熱鬧。

房間里琳瑯滿目,陳列著大量的名牌包,看包客們操著各地的口音,還有兩個推著嬰兒車的俄羅斯女人。

記者探訪的當天上午11點鐘,幾個黑皮膚的非洲客人在翻譯的帶領下結完賬,結賬用的是幾張百元美金,買下的名牌包裝滿一個黑色的大袋子,背在背上出店去了。在這些店鋪里,人民幣、美元都可以用。

這里的行規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售貨員不會留任何聯系方式給客人,客人只能聯系“小蜜蜂(拉客仔)”。

這是一間“低端”高仿店,LV、GUCCI的品牌包價格都在200元左右,除了一線奢侈品外,還有二三線的MK、coach品牌包。

忙得不可開交的售貨員說,現在賣MK、coach高仿包的門店不多,這些品牌包打折時,也就在七八百元,利潤不高。她建議記者做一線品牌,同樣的批發價,可以賣出價更高。看包客們也多圍在一線品牌前。

在短短20分鐘時間,就進來了四五撥客人。有的客人是在逛了幾家店之后,直接回頭來拿貨,有的則是第一次前來,仔細詢問著價格和質量等細節。

當記者提出這里這些高仿包質量太差容易被人識破時,阿梅就將記者帶到了位于10樓的另一家門店。這是一家“中端”店,里面已經看不到二三線品牌,全部都是一線奢侈品。

這個門店在裝飾上也與11樓的那家有明顯差異,一些品牌限量包被放在玻璃專柜里,看起來非常貴重,這里的高仿包價格在700元左右,顏色更正,手感也很柔軟。不過,在做工上也有粗糙之處,內膽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毛糟糟的線頭。

拉客仔及店家介紹說,很多做海外代購的都來這里拿貨,一般人看不出來真假。

售貨員熱情地推銷自己的產品。一旁的阿梅提醒說,如果要送朋友,在他們店里買就行了,不會太貴,背起來也像真的,但是最好告訴朋友這是高仿包。

如果要做微商或者品牌打折店,他們的包并沒有到可以“以假亂真”的水平,細心的買家基本都可以看出來。

“高端店”不在這棟大樓里,而是在附近的一棟七八層高的舊式住宅中。

那里的戒備比皮具城里更為森嚴,這棟住宅樓被一個大鐵門鎖住,門外還有幾個年輕的小伙子守著,他們看到阿梅帶著人來,喊了一聲“梅姐”,隨即把大門打開放行。

灰暗狹窄的樓道里,上上下下擠著好幾撥看貨的顧客。其中有一位“小蜜蜂”向客人介紹,如果覺得這里貴,可以再去皮具城的低端店里看。

阿梅將記者帶到這棟民宅的三樓,進去之后,一位導購小姐忙碌地招呼客人,另一位導購小姐則則擺動著手機,自己做微商,主打的賣點就是“高端品牌海外代購”和“打折店”。

招呼顧客的導購向記者展示,一位好友剛剛從她那里買了一個LV手提包,付款2250元。如果放在專柜里,這個包的標價是15000元。

另一位導購直言,外面的很多海外代購都是從她們這里拿貨,并讓記者放心,她們的貨“以假亂真”。如果不是專業人員,很難識別出真偽。

當然,這里高仿包的售價也要高一些,基本上都在千元左右,有的“限量款”售價可以接近兩千元。

店內擺著各式仿冒的奢飾品包,最仿真的版本放在VIP室里。

2018年1月22日,福建省莆田警方展開專項行動,查處以“海外代購”、“視頻直播”為幌子的銷售假包團伙。從兩個窩點里繳獲假冒LV、GUCCI、CHLOE等奢侈品假包200只。

莆田警方通報,2017年7月以來,犯罪嫌疑人成立“皮包”公司,購置大量高仿品牌皮包,通過“視頻直播”代購的模式,吸引消費者下單買貨。

為了證明自己確實屬于海外代購,犯罪嫌疑人還自行打印境外銷售的單據、小票,并蓋上自己刻制的假章。

警方通報稱,該犯罪嫌疑人的高仿品牌正是從廣州白云皮具城購買的。

記者調查顯示,在白云皮具城里,賣貨、包裝、物流、假海外單據等做海外代購和微商的“工具”,均在這里實現了“一條龍服務”。

“這里可以提供一條龍服務。”阿梅向記者表示,“一樓有賣正品包裝的,20塊錢一個,還有賣境外購物單據的,3塊錢一張,如果要想發假物流,就需要另外加幾塊錢。”

“假物流”是指,可以制作出一個能夠查詢到記錄的海外物流,通過這個“假物流”,就能制造一個假象:消費者所購買的貨物是從海外寄送過來的,并且有跡可查。

阿梅向記者展示了假收據,既有POS機的刷款記錄,又有用英語寫成的LV專柜的收據,如果沒有海外購物經驗的人,很難判斷這些收據的真偽。

記者見到,假包裝則在一樓的幾個店面里,那里堆滿了LV、GUCCI的紙袋和絲綢貸,將高仿的包放進去后,看起來顯得高端很多。

多位門店的售貨員向記者表示,這些高仿包是自己工廠生產的。如果客戶需求量大,工廠也可以專門生產一批顧客所需要的品牌款式。

“來這里買包的人,大多是做微商或者海外代購的,像侯耀華那種買高仿包做禮物的人,雖然有,但是并不多。”阿梅說,“這里主要還是做批發,并且批發價要遠低于零售價。”

阿梅介紹,在這里拿貨的微商和海外代購主要有兩種類型,一種是自己有團隊,自己定價格以及給團隊的提成,拿貨之后通過自己的微商團隊賣出去;還有一種是加盟,他們把編輯好的照片和文字發在微信群里,微商們復制在朋友圈里就行了,有人下單,直接從他們這里發貨。

“第二種模式不用壓貨和庫存,風險小,收益也小;第一種既可以自己有庫存,自己賣自己發貨,也可以不用庫存,由我們發貨,收益要大一些。”阿梅說。

阿梅向記者展示了浙江一個老板給她的轉賬記錄,兩個月時間,該老板從她那里拿到了一萬多元的貨。她給這個老板的價錢是800元,但這個老板在微商上做到3500元,自己每賣出去一個,就賺2700元。

“其實就是發發朋友圈,如果想更真實,就找自己在國外的朋友,發幾個在美國、日本的位置信息就行了。”阿梅說。

店家介紹,每天來買包的絡繹不絕,但是絕對不會缺貨,從更大的倉庫隨時可以調貨過來。

白云皮具城假貨產業帶由來已久。早在2012年,就有媒體報道稱,白云皮具城在不斷升級改造,要擦亮廣州“皮具商都”招牌,揭掉“A貨集散地”這一標簽。

2015年年底,白云區打假辦就加大了對白云皮具城周邊涉假出租屋的打擊力度,搗毀多個售假窩點,涉假出租屋被查封。

2016年,廣州經偵大隊對分散在廣州不同區域的4個團伙統一展開收網行動,查獲假冒皮革生產線2條和大量皮料,以及各類假冒LV成品、半成品6000余件等,“價值”近億元。警方在排查中還發現這些團伙在中東迪拜的倉儲、銷售窩點,抓獲犯罪嫌疑人2人,查收涉嫌假LV、假CK等假冒奢侈品6萬余件。

但歷次打擊和整治效果都有限。去年年初,新京報調查報道稱,廣州越麗皮具城和白云皮具城周邊地區出現高隱蔽性的售假行為。

報道后,廣州市白云區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局立即部署對三元里皮具商圈的專項整治行動,在皮具城周邊分別查處6家涉假包材店。

顯然,這令造假售假團伙更為謹慎和隱蔽,界面新聞記者的暗訪發現,如果沒有拉客仔的引路,外部人根本進入不了一些高仿門店。這也是造成多次打擊的結果并不理想的主要原因。

對此,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市法學會電子商務法治研究會副會長王文華,不能僅僅依靠公安的力量,當地質量監督、工商等各個相關部門都要承擔起自己應盡的責任。

“由于基層公權部門執法力量不夠,或執法意識不強,導致上述法律很難發揮作用。區域性的制假行為,一個村子或一個鎮都在制假,長期存在,監管部門不可能不知情,關鍵要有長期意識。”王文華說。

“事實上,打擊假貨產業帶,對于當地產業的轉型升級、經濟的可持續發展也是有促進作用的。”王文華說,從企業來講,合規是唯一的出路。

用戶評論(共0條評論)

  •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上一頁下一頁最末頁
用戶名: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評論內容:
驗證碼:captcha
幫助
公司簡介批發代銷聯系我們常見問題
售后
7天無理由退換貨頂級品質保證90天免費保修
支付
貨到付款銀行匯款支付寶付款
配送
如何配送及時間貨到付款及支持地區關于送貨和驗貨
指南
International Business境外如何購買到國外
米蘭站下單號
米蘭站下單號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付款方式   | 常見問題   | 批發代銷   | 網站地圖   |

網站備案信息   誠信網站   支付寶商家   360認證綠色網站   銀聯商戶

米蘭站世界名牌皮具直銷網主營最新的LV產品,包括LV、LV男包、LV女包、LV錢包、 LV老花、LV棋盤格、LV鑰匙包、LV高仿包LV超A貨
LV高仿批發、和各種LV圖片、LV價格及最新的LV資訊,除此之外還有Hermes包Hermes女包、Hermes錢包、Hermes Birkin bag、Hermes Kelly bag、Hermes lindy bag、Hermes鉑金包,Hermes凱莉包,
等等世界一線品牌一比一品質的高仿包并提供為全國實體店配貨和國外代發貨服務!
www.xbzmei.live 米蘭站-世界名牌皮包直銷版權所有 2009-2019 Milanstan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09181739號
 
QQ在線咨詢
咨詢熱線
4006-551-335
旺旺在線咨詢
點這里給我發消息
足彩混合过关错一场